“数字阅读”让视障读者感受“书香”

2024年04月23日



“别看它只是一个小小的点显器,但是里面有《红楼梦》《三国演义》等上千本著作,我可以随时随地摸读。”在重庆两江新区明月湖国际智能产业科创基地内,盲人李永(化名)正在通过盲文电子书享受阅读时光。

  盲文点显器、有声栏目、有声阅览室……为满足视障读者日益增长的阅读需求,近年来,重庆不断探索用数字技术来改善盲人的阅读体验。如今,在重庆,“数字阅读”正在帮助更多视障人士借助耳听手摸实现无障碍阅读,让他们感受“书香”。

一位盲人正在使用盲文点显器进行阅读。新华网 陈雨 摄

 盲文点显器 便携的盲文“图书馆”

  盲文点显器开发者郦铖是重庆大学大四年级的学生。在一次暑期社会实践中,郦铖发现:一本常人阅读的《地心游记》只有142页,价格只要数十元,而制作成盲文书后的《地心游记》却是厚厚的三大本,价格需要几百元。“当时我就想,能不能制作一款电子书,让视障人士也能想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?”郦铖回忆。之后,郦铖着手组建团队,开始进行盲文点显器的研发。

  研发初期,郦铖和团队小伙伴一起前往重庆市特殊教育学校进行调研,陪着那里的视障孩子一起上了许多天的课,了解他们对读书的渴求和面临的困难。

  设计、制作、改进……在团队全体成员的共同努力下,仅仅用了三个月的时间,第一个版本的盲文点显器成功出炉。这个点显器的形状像是一个没有屏幕的平板电脑,上面是一排排的盲文字符,不仅可以读取已有的盲文电子书籍,还可以通过软件转码,将海量的书籍转换为盲文。

郦铖讲述盲文点显器的研发故事。新华网发(石柳柳 摄)

  第一个成品制作出来后,郦铖将其送到了自己认识的盲人夫妇手中进行试用,对方在试用一段时间后给出了评价和建议。“好的地方是方便,点显器里有很多书籍可以阅读,但还有很多细节没有做好。比如,在盲文阅读上,构成盲文两个‘点’的间距要在2.5mm以内,这样才能做到最好的阅读体验,但这个点显器‘点’的间距是3mm。”这对夫妇说。

  得到反馈后,郦铖和团队的小伙伴们着手对产品进行迭代升级。经过一年多的日夜奋战,2024年2月,团队终于拿出了第二个全新版本的盲文点显器样品。为解决盲文点显器外形笨重、应用场景窄、生产成本高等问题,这个点显器总共历经9次迭代、6次用户测试。

  “这个点显器很小巧,里面的书也很多,就像一个便携的图书馆。以前读盲文纸质书的时候,摸读久了,书上的点会越来越模糊,现在再也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。”盲人李永说。

  郦铖介绍,这款点显器预计在2024年下半年推向市场。未来,他希望它能帮助更多的盲人阅读,在书中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。

重庆图书馆视障阅览室内,一位盲人正在听书。新华网发(资料图)

  有声阅读 用声音感受阅读之“光”

  在重庆图书馆,盲人李文蓉沿着盲道,进入馆内的视障阅览室。落座后,她拿起电脑前的耳机,开始聆听有声读物。

  为了让盲人同普通读者一样畅游书海、共享书香,2007年,重庆图书馆开设视障阅览室。目前,这间阅读室内共有各类盲文读物17000多册,盲文有声读物6100多种。“我们在这个阅览室配备了智能阅读器、多功能数码助视器等设备,方便视障人士通过语音阅读等方式,享受阅读,认识世界。”该阅览室负责人说。

  今年31岁的视力二级残疾人士刘伟第一次来到重庆图书馆时,便被里面各种先进的无障碍阅读设施深深吸引。“听说图书馆还有盲文打印机,可以打印我们需要的文本资料,下次我想试试。”刘伟说。

  除重庆图书馆外,重庆多个区县的图书馆也设立了视障阅览室。为了让更多视障人士感受“书香”,2022年,重庆市残疾人联合会通过“重庆残联”微信公众号和“喜马拉雅”平台,推出“阅随声动”残疾人互联网有声栏目,目前已发布5张专辑,近80个节目。残疾人主播可以在此分享成长励志类、文学名著类、红色经典类好文,用暖心言语将每位残障人士带向更广阔的世界。

  视力一级残疾的于福军经营着一间盲人按摩店。“我一直很喜欢阅读。阅读不仅能让我认识外面的世界,还可以让我把听到的医学知识运用到按摩工作上,精进我的手艺。”于福军说,未来,他想听更多的书,让自己的生活更有滋有味。

  如今,在重庆,随着“数字阅读”的普及,更多如于福军一样的视障人士实现了无障碍阅读。“数字科技为我们打开了一扇窗,弥补了我们视力的不足,帮助我们更加自如地融入社会、享受生活。”于福军说。


来源:新华网
返回顶部
关闭 返回
.forget忘记密码

其他方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