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山深处起新景

2024年02月08日


俯瞰晨光中的城口县城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新华网重庆2月5日电(王龙博)地处大巴山腹地的川陕革命老区城口,曾是重庆唯一不通高速公路的县。

  第一次去城口是12年前,一大早乘车从重庆城区出发,抵达县城已是天黑时分。在记忆里,路上时间长倒是其次,但山路实在颠簸,直晃得人肚子疼。

  那时的城口,是重庆最偏远、最落后的区县之一。最制约发展的,是因山高坡陡而造成的交通不便。当地人自称“连信鸽都难以飞过的地方”,流传着许多挤了春运火车回来,却因大雪封山“过家门而不入”的伤心故事。

  2022年12月30日,国家高速G69银百高速通车至重庆城口县城,结束了这里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。

  一年多过去了,曾被大山困住的城口发生了哪些变化?春节前夕,新华网再访城口,寻年味、找变化、看发展,希望在大巴山深处记录老区振兴的新故事。

站在城口县蓼子乡远眺G69银百高速蓼子特大桥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“这里从未如此热闹过”

  沿着高速公路驶过蓼子特大桥,就到了蓼子乡。前河蜿蜒流淌,岸边的新老场镇对比,让人有穿越时光隧道之感。

  渔文化活动广场上,正在举行的年货节吸引了来自城口县城,以及开州、万州等周边地区的群众前来“赶场”。腊肉、香肠、蔬菜,年画、春联、糖果等摊位前,人们手里挑着、嘴上聊着。

  蓼子乡政府干部邓亚丽说,过去蓼子乡基础设施落后,到45公里外的县城必须翻越三排山,在城口也是经济社会发展较为落后的乡镇之一。

城口县蓼子乡网络年货节上表演的文艺节目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自从知道高速公路在蓼子乡有下道口,当地就选定“道口经济”作为发展的重点方向,农文旅融合成为首选。

  如今,人口仅万人的蓼子乡构建起前河冷水鱼、构树生态猪和光伏风力电等三大重点产业,并拓展开发休闲垂钓、冷水鱼精深加工、水上游乐、鱼宴美食等项目,培育赏花经济、稻田体验的新业态。

  “这里从未如此热闹过。” 前河对面,返乡创业的王守令坐在自家的前河渔宴餐馆里,描述着去年接待高峰时的场面:楼下坐满了人,每张桌子最少翻台三次,一天的经营收入就超过3万元。

  在一张蓼子乡的规划图上,观光果趣园、生态休闲渔谷、禾美梯田等业态沿前河河谷梯次分布。“我相信,家乡的好日子真的来了。” 王守令说。

城口县咸宜镇明月村精品民宿一景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“让城里人在雪宝山下有块田”

  推开窗户,远处是白雪皑皑的雪宝山,眼前是古色古香的中式庭院。这家名为岱越·山隐的精品民宿,是在城口县咸宜镇明月村村级大院基础上建设而成。

  12年前第一次到城口,县城没有一家像样的酒店。如今,仅在雪宝山麓的咸宜镇,各类精品民宿就雨后春笋般崛起,夏季接待高峰月收入超过20万元,以前劳动力净流出的山乡也逐渐吃上了旅游饭、生态饭。

  46岁的黄泽英本就是明月村的村民,如今也在民宿里找到了一份客房服务的工作。“除了每月3000元的工资,流转土地每年也有1500元钱的收入。”

雪宝山麓的城口县咸宜镇明月村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咸宜镇紧邻的雪宝山,建有国家级森林公园,植被物种组成丰富,素有“巴山明珠”美誉。近年来,当地以“三变”改革为核心路径,以农家庭院、乡村书院、村级大院“三院”建设为重要突破,引入崖柏制香、石雕根雕碳画、传统漆器等文化工艺,让小庭院变身带动乡村振兴的大经济。

  “许多城里人一来就喜欢上这里的生态与美景。”岱越·山隐民宿店长袁梅说,在村集体的支持下,企业还配套建设300亩共享田园,采取消费者线上认购方式并委托当地村民种植应季蔬菜远程供应,“让城里人在雪宝山下有块田。”

村民李仕琼(左二)在国家储备林下的箭叶淫羊藿种植基地除草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“家门口的林地里长出‘金宝贝’”

  城口,山大林多,超过70%的面积被森林覆盖。73岁的高燕镇星光村村民李仕琼说,当年对这高山密林有多恼,现在就有多爱。

  农历小年前夕,村旁利用林下空间开辟的箭叶淫羊藿种植基地里,李仕琼小心翼翼地为这款中药材拔除杂草。

  星光村的箭叶淫羊藿种植基地,是城口县近年来抓住国家储备林建设契机,通过林下空间发展中药材种植产业的缩影。

  2020年以来,高燕镇2000多亩林地纳入国家储备林项目,除为国家供应消耗木材外,还承担起修复生态的使命。此外,企业通过支付资金流转林地经营权,可为集体组织、村民增加土地流转收入。林下空间的中药材种植,催生出养护、采摘等用工需求,村民不出村还能得到一份务工收入。

航拍城口县高燕镇星光村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“通过储备林,家里流转了10亩林地。” 李仕琼说,过去一年,自己在国家储备林的中药材基地务工100天左右,平均每天100元,全年仅务工就有上万元收入。“基地种植的淫羊藿干叶每公斤要卖160元,种子还能单独卖钱,真是家门口的林地里长出‘金宝贝’。”

  据统计,占地约500亩的星光村箭叶淫羊藿种植基地,2023年实现产值约158万元,带动30余名农户通过务工增收,发放劳务工资30余万元。

西渝高铁陕西安康至重庆段关键控制性工程东大巴山隧道建设现场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“希望高铁早日通到城口”

  今年1月3日,高速公路通到了城口县北屏乡。临近年末,中铁十二局西渝高铁城口段副总工程师周德绪和500名工友还坚守在这里的建设工地上。

  “东大巴山隧道是西渝高铁陕西安康至重庆段的关键控制性工程,全长14175米。” 周德绪说,目前隧道掘进顺利,春节前将进行洞内衬混凝土作业。

  过去一年,途经城口的西渝高铁全面进入主体工程施工阶段。作为国家“八纵八横”高速铁路通道中包(银)海、京昆通道重要组成部分的西渝高铁建成后,城口将接入全国高速铁路网,实现1.5小时左右到重庆、西安,彻底扭转交通制约局面。

一名工人在东大巴山隧道内进行电焊作业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周德绪说,自己曾见证了全国许多地方被高铁改变,驶上发展“快车道”。“城口是革命老区,希望高铁早日通到城口。”

  在规划中的西渝高铁城口站附近,一座面积4.75平方公里,规划人口4.5万人的东部新城正加快建设。巴山大道、高铁站前广场等标志性工程顺利推进,一座定位为“生态康养城、巴山会客厅、城市新封面”的“站城一体”的宜居、利居、乐居山地特色新城将展现在世人面前。

群众在城口县城红军公园“红旗颂”雕塑前驻足。新华网 耿骏宇 摄

  在城口县城,有一座红军公园。90多年前,城口是重庆唯一成建制建立了县、区、乡、村四级苏维埃政权的革命老区。当时总人口仅5万人的城口,就有4000多人参加红军。

  据统计,过去的2023年,城口县全年地区生产总值增长6.5%,高于全国和重庆市增速。脱贫人口人均纯收入增长11.4%,户均生产经营性收入增长22%。全年接待过夜游客270万人次,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1.8亿元。


来源:重庆日报
返回顶部
关闭 返回
.forget忘记密码

其他方式